欢迎您访问 南京医科大学新闻网

南医说 | “偷肾”多荒谬?我们用肾移植直播说明一切

发布者:宣传部发布时间:2016-05-06浏览次数:57

今天小编忍不住要跟大家聊一则南医“旧闻”,因为它和最近被热炒的“医生偷肾”新闻有关。


2013年,在五台校区图书馆,直播了一场由美国圣巴拿巴医学中心与江苏省科学技术协会、南京医科大学联办的“中美科技连线—肾移植手术”。

手术通过视频方式连线。南医大一附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居小兵担任解说。


《南京医科大学报》的报道内容是这样的(留意红字):

“手术有三步,取肾、修肾、移植。”

游离肾脏,就是切断它与身体的联系。”捐肾者肚子上有个小切口,腹腔镜视频下,超声刀正在忙碌,切断肾脏周围的结缔组织;钛夹把血管夹住,血管钳将其剪断……一小时后,手术器械在捐肾者体内释放出一个口袋,套住肾脏。随着最粗的动脉血管被剪断———肾脏与捐献者最后的联系也切断了。


医生稍稍扩张腹腔镜切口,拎住袋口用力一提,肾脏被完整地取了出来。

供体肾脏取出以后,还要“修肾”——处理肾脏中的血液、用特殊溶液灌注,达到快速降温的效果。低温保存肾脏的时间应在24个小时之内,“获得肾脏以后,应在尽量短的时间移植到受体上去。”


镜头切换到受移植者的髂窝(位置见附图),已被切开。髂窝附近血管条件好,更易让肾脏和患者身体吻合,术后易排查问题。如果放原位,则难移植、难观察、难处理并发症。


  患者的髂外静脉血管侧壁上被切开了个口子,医生将肾脏的静脉与之对接缝合,随后按同样方法将肾动脉与髂内动脉吻合,最后连接输尿管,直至完成移植手术。



“医生偷肾”?我们来看看剧情回顾

近日,有媒体报道,刘先生因车祸导致右侧身体伤势严重,被转到医院进行胸外科手术治疗。在医院的手术记录中还特别提到:“将肝脏及肾脏还纳入腹腔,修补膈肌。”

术后的进一步检查中,患者发现自己“右肾失踪”,认为是医院在手术过程中偷偷摘取他的肾脏,媒体报道后引起无数网友震怒。

对此,小编的读后感是:


然而,类似的报道,并不是第一次:



是啊,真的有那么容易吗?

小编为此采访了南医大一附院泌尿外科秦超博士。


他分析说:“患者刘先生遭遇车祸,肝、肾被挤入胸腔,膈肌破裂,所以医生要做的是将原本位于腹腔内的这些脏器回纳,通俗地说,就是要把它们推回去,然后修补膈肌,这样才能让他的肺恢复功能,保证正常呼吸。”


“第一、医生在手术中肉眼观察了患者的肾,而将其取出看了云云,应是患者理解或转述过程中出现的偏差。”

“医生更不可能将患者肾脏的血管和输尿管切断,取出观察后再重新放回患者原位。即便在正规的肾移植手术中,供体肾脏都是从受体髂窝植入。”


“第二、肾移植手术中,取肾的位置一般为经腹膜后、经腰。如果按照新闻照片中刘先生的刀口位置,从胸部到达腹膜后,再到达膀胱,一则舍近求远,二则难度极大。”


“第三、对于取出的供体肾脏的血管,是有严格的长度要求的。从胸腔下刀,医生只能‘闭着眼睛捞’,既保证不了血管长度,更有可能使肾脏的动脉、静脉和输尿管损伤,导致大出血。”


“刘先生因为遭遇车祸,肾脏遭遇创伤,所以术后存在萎缩的可能性。”


类似的案例:





“能从胸部切口将肾脏植入原位的医生,怕是还没有生出来吧。”秦医生最后说。


以上。


所以,

小编觉得,

动笔之前,应该先动脑……

因为法律法规和职业道德的存在,医生也绝不会这样做的。

难道真的拿去买手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