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医科大学新闻网
NanJing Medical University News Center

毛里求斯留学生莫维什:懂六国语言、出中英文对照书

很难想象,以法语和克里奥尔语为母语的毛里求斯留学生,名字会出现在一本中英对照书的作者栏上。莫维什(LUVEANAND MERVEESH AUCHOYBUR),一个掌握六种语言的南医大(胸心血管外科学)在读硕士。


 “我只是把我学的东西写成一本书。”

2018年2月10日,正在南医大读研的莫维什在亚马逊上出版了《心外科常用词(COMMON TERMS in CARDIAC SURGERY)》——一本简单明了而又系统地归纳了大量心外科临床常用词汇的中英文对照书。

莫维什的写书动机特别单纯,他说:“我现在在心外科工作,在实践的过程中,很多同事和同学会问我一些专业论文的英文翻译。因为我的本科是汉语授课的,对英文的专业词汇并不熟悉,所以我想去了解和学习。”

正在南医大附属南京医院学习的莫维什,将日常所学到的内容都记录下来,慢慢累积之后,实践与理论交汇,这本书就渐渐在他的脑子编织成形。不论是汉语还是英文,医学的专业词汇都是生僻晦涩的。一个一个词地学习、了解、整理的过程,对一个法语是母语的人来说,艰辛程度可想而知。

但是莫维什却说,他已经想不起来这些困难了:“我只是一步一步写了下去,有些词只知道汉语,有些词只知道英文,我就看大量的书、查很多资料,找到那个最合适的翻译。”莫维什说:“这本书的出版,也为我的同学们专业论文翻译的时候提供参考。”

当然,出版不是结束,编书整理词汇的工作还在继续,因为莫维什还在学习。“我打算再出第二版,希望能有中国的出版社愿意出版。”

这本书的前言里还藏着一句能够激励所有正在为学习英文医学词汇而发愁的同学们的话:Language is not a barrier to excellence(语言不是卓越之路的绊脚石)。

这句话,可以激励正在学习、或学习过专业医学英文词汇的小伙伴们,学习语言只是学医旅途中的一个过程,只有掌握好了这门语言,通往更多、更新的专业医学知识之门才会被打开,世界也会因此变得更大。


 “做好今天该做的事,不去想明天会遇到的困难。”

2009年,成绩优异的莫维什在中国政府奖学金的资助下,从毛里求斯来到中国学习,后进入东北延边大学以汉语授课的方式完成了医学本科。回忆起刚来的那一段日子,莫维什心中有许多感慨。

由于在来中国之前从未接触过汉语,所以一开始什么都不懂,还因为不会汉语而经常被别人误解,就连唯一会说的词“你好”,当时的声调还是错的。

莫维什说,那是一段疯狂学习的日子:“我们的汉语课从早上八点一直到晚上九点,就是一直听、说、读汉语,我有些同学在吃饭排队的时候还在背中文。”

但恰恰也就是这样一个全是汉语的环境和很浓厚的学习氛围,意外的让他的汉语进步很快。但就算是这样,在开始学医的第一、第二年对他来说还是很难熬:“用汉语学细胞生物学难度很大,我基本上都听不懂。第一年、第二年是很难熬的。”

  “我那时候只能觉得一天就是一天,做好一天的事,完成一天的目标,不能去想明天,否则压力会很大。”但是,就算是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莫维什还是凭着不懈的努力和过人的毅力,从完全不会汉语的小白到可以熟练使用汉语学习医学的医学生,这个过程,他用了三年。


 “语言是一把钥匙。”

当莫维什被问及他学习语言的动力时,他说:“语言就像一把钥匙,可以打开不同的门,可以认识不同的人,也可以听到很多故事。”

南京医科大学国际教育学院的黄晓嘉老师对莫维什的印象是:“汉语好,字写得漂亮,中、英文的文笔都非常好。尤其是汉语口语的四声,抑扬顿挫掌握得很不错。”事实上,莫维什甚至还会读诗、看国画,体会蕴含在其中的中华文化独特的美。

他以热爱不同的文化为动机,学习了许多语言。不仅仅是他的母语——法语和克里奥尔语,他还在毛里求斯学习了英语、印度语,来华后又开始学习韩语、日语甚至俄语。在中国学习的这九年来,莫维什的身边总会环绕着许多来自不同国家,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留学生,而他喜欢认识新朋友,喜欢听有趣故事的个性,成为了他学习新语言的动力。

在谈到学习这么多语言诀窍,他说:“其实学习语言并不是件非常困难的事,多交流,多沟通,有什么不会的就问朋友们,只要把语言用起来,学习就不难的。很多中国同学同事英文也很好,他们可以读懂非常难的论文,但是他们却不能跟我流利用英语交流。这就是没有经常说、听的原因。”


 “学成后想回到祖国改善当地医疗条件。”

莫维什希望他可以在南医大这所拥有非常好医疗及教学条件的大学里读博。

完成学业后,莫维什想回到自己的祖国,为祖国人民服务。他同时也希望他的导师同事们能够带着中国的医疗设备和经验去到毛里求斯进行医学交流,帮助他们改善毛里求斯的医疗条件。

正如莫维什所说,语言是一把通往世界不同文化,不同知识的钥匙。他觉得,语言是人与人之间用来交流的工具,我们并不需要非把外语学到融会贯通后,才有信心展开对世界的探索。


只要我们真的想交流,愿意学习别人的语言,愿意亲近别人的文化,他们也一定会愿意让我们看到他们文化和语言的独特之美,而他,莫维什就是很好的例子!

(文/顾多多 彭慧诗  图/朴洛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