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医科大学新闻网
NanJing Medical University News Center

周佳:女生、女兵、女生 这个南医“小姐姐”,有点不一样!

“有人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而我要说,我不后悔!”

“不后悔两年青春奉献给军营,献给脚下的中国!”

站在台上宣讲的这个南医女生,皮肤黝黑,齐耳短发,声音抑扬顿挫、铿锵有力,讲到动情处,姑娘哽咽落泪,台下听众也红了眼眶。

在不久前的本科教学审核评估期间,专家组成员、原东南大学院副校长浦跃朴听完她的课,也不由得被她“震撼”到了。

每天清晨准时起床,第一时间把被子叠成豆腐块,走路腰板挺直、昂首挺胸,听到嘹亮的歌曲她会不自觉地踢正步……在同宿舍的姐妹们眼中,这个比她们大两岁的“小姐姐”不一样。

这个女生,名叫周佳。是个曾当了两年兵的“退伍军人”。现在,她站在护理学院微团课的讲台上,给大家讲——“一个姑娘的强军梦”

姑娘?强军梦?似乎,很难将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但在周佳身上,它们合二为一。


小小女儿愿:立志要当兵

“我爸是军人,从小我就觉得他穿军装的样子真帅,长大了我要是能当兵就好了!”周佳小时候就对当兵的父亲,还有军营充满着向往。

2015年中秋节的前一天,周佳穿上一点都不合身的迷彩,坐了几个小时的高铁,到了一个叫做“部队”的地方,从此开始了她两年的军旅生涯。

那一年,周佳19岁,在南京医科大学护理学院刚入学一年。

“我自己去大学生征兵网页报的名,当时害怕自己过不了体检,没想到视力、身高都刚过线。”回想起2015年夏天的那段煎熬,周佳仍然是满满的小确幸,“这难道不是我的虔诚感动天地了嘛!”

“你真要去当兵?!”“你要把及腰长发剪了啊?!”“你在开玩笑吧?!”接踵而来的质疑声反而让周佳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绿军装,大红花,有事打报告,走路拐直角,饭前一支歌,被子叠成块……回忆起刚入军营那会儿,眼前的一切让周佳好奇中带着兴奋。


女兵两年苦:当过“刺头兵”,却从未流眼泪

“为什么要这样做?”“另一种方法更简单,为什么不行?”……刚到军营不久的周佳,每次班长布置完任务,她就一堆疑问在等着“质问”班长。

周佳说,她是那年新兵连里“有名”的“刺头兵”。

“没有为什么,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起初,班长还有耐心给这心直口快的姑娘解释,时间长了发现“解释”并不能训练周佳的意识。

班长的“强硬”起了效果,训练、打靶、上教育、唱军歌……一个多月的时间,周佳变“乖”了,她渐渐懂得了服从命令是军人的使命和职责,她也懂得了换一种方式和班长探讨交流。

朋友问:“当兵苦不苦?”周佳说:“不苦,我能挺下来就不算苦,除了...有点不敢照镜子”。“这部队也太严了吧,连镜子都不让照啊!”

不是的,恰恰相反,每个连队门口都有一面大镜子,当兵的管它叫做‘整容镜’,是专门用来检查自己的军容风纪的。帽子要戴正,衣服要扯平,头发不能长,战靴要擦亮... ...

“唯独我这张脸,晒得黝黑发亮,加上训练比较减肥,变得瘦巴巴的,乍一看还以为哪个烧锅炉的小兄弟跑错地方了呢。”

“不过,我觉得值!”

“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脸是丑了点,可咱这精神境界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啊!”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北方冬天的寒冷冷到骨髓里,积雪在屁股下压成了冰;酷暑的炙热,汗水在脸上流成了小河……看到周围的小姐妹哭泣,周佳自己给自己打气“我不能哭,路是我自己选的,咬着牙我也要坚持下去!”

周佳说,其实枪拿在手里特别沉,钢盔有时候挡住视线撞到栏杆上真能撞出耳鸣,身上装具太多会被铁丝网勾住......但肩上扛着对祖国的担当,必将不言苦痛。

“新兵连”的训练结束后,周佳被分到了部队的护士站,在那里,她完成了第一次扎针、第一次抢救伤员,还有第一次因为优秀被提拔到领导身边做通讯员……那么多的第一次让周佳的理想信念愈加坚定。

“单调却不乏味的训练告诉我,作为祖国国防建设的一份子,每一名军人都必须牢记使命担当,将祖国的安危扛在肩上。”再见周佳,她那坚定的神情早已脱去了“刺头兵”的稚嫩。部队两年,她连续获得了两次“优秀士兵”的荣誉称号。


女兵誓言:“若有战,召必回!”

“两年的时间,我没回过一次家,但我没流过一滴泪,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2017年9月5日的那天,当班长最后一次发命令“请卸下军衔”的时候,周佳嚎啕大哭,她哭喊着“以后再也不能挂上这两道拐了!”

周佳说,走的那天她先把姐妹们一个个送出军营,自己却怎么都舍不得迈出部队大门的最后一步,她甚至也幻想着陪伴自己两年的老伙计-- --那把冰冷无言的步枪能把她留下来。

后来她想通了:一日是军人,终生是军人,卸了衔又怎样?脱下这军装又如何?我同样可以为我强大的祖国而自豪,同样可以为祖国继续发光发热!

临走前,她在连队的留言板上写下了六个大字“若有战,召必回!”


女神”小姐姐:经历帅,精神更要帅到底

“部队的生活告诉我,人人都是天使,都有救死扶伤的使命,护士的细致入微让我觉得自己很‘神圣’!”2017年9月,周佳再次回到学校,本可以转专业的她选择跟随护理学院2016级本科生继续学习。

“九月份新生军训的那几天,我天天都要去体育场溜达一圈,教官一喊口号,我就不由自主地昂首挺胸抬头,站好了军姿;看到有学生军姿站得不好、不想坚持的时候,我特别想告诉他们真正的部队生活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松懈。”

“为时代发声,为青春代言。”

周佳和其他几位同学报名参加了学院的“微团课宣讲团”,她说:“我想告诉同学们一些当兵的故事,也想改变大学生对征兵入伍的看法。”

为了能走上讲台,周佳一遍遍修改着自己的演讲稿,还跑去听宣讲团其他同学的演讲。“要向同学们传递正确的国防意识,提升大家保家卫国的责任感,这才应该是我的目的啊!”一字一句斟酌,抠字眼,做ppt,选配音乐,先讲给自己听,拿舍友当“小白鼠”……

直到再次演讲完,周佳自己泪流满面,舍友落泪,她才敢走上真正的讲台,面向学院其他学生讲出“一个姑娘的强军梦”。

当初选择当兵可能只是为了圆自己的军装梦,可是当军装穿上身,才知道这身军装有多重。“强国必须强军,军强才能国安。”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并不只是一句口号,周佳说:“如果大家愿意听我讲,我会一直讲,帮助大家提高国防意识,让人人都有维护家国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第一次听周佳的演讲,我流泪了,被她斗志昂扬的激情打动,更被她小小身体里那股爱国情怀触动。”“微团课”的负责人赵春华老师说,“周佳参加的这期是宣讲十九大精神,她选了国防主题,结合自己的当兵经历向同龄人传递‘接地气’的国防教育。”

“那位当兵的小姐姐好帅,当兵虽苦却很伟大,强军护国,匹夫有责!”教室里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位女生一边鼓掌一边抹眼泪。

“听到这样的评价,你高兴吗?”

“高兴,但更多的是欣慰,说明大家走心了!”

“如果再有机会让你回到军营,你还会去吗?”

“会的,一定会去!”

(张彦会)